pananada香蕉糖水屋

一个用来更图的地方,偶尔矫情一下发表长篇感想,话唠基本在微博,墙头超多爬墙飞快低产低质量慎FO慎FO慎FO

 

【HB to老婆子】【凯源】《魔术先生》

谢谢老婆子!!!爱你啊啊啊啊啊!!!!甜甜甜!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你的小脑袋还是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和设定!!!>3

肖烟遍地:

小魔术师将兔子接二连三地从他的魔术帽里拎出来,台下的观众兴高采烈地帮他数数,软绵绵白花花的毛团子围在魔术师的身边跳腾。
“大家数到几只了呀?”
魔术师用软糯的奶音问道,观众齐刷刷地回答:
“九只——”
魔术师将帽子戴回头顶,再取下来时头顶赫然竖着一对兔耳朵,他露出甜甜的笑来,咧开的嘴里两颗小兔牙配上兔耳朵可爱得不行。
“那现在就有十只啦!”


 


 


Title:《魔术先生》


CP:王俊凯X王源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魔术师AU/老婆子生贺


Attention:


 


 


1.


王源左手拎豆浆右手掏口袋,嘴里还叼了根油条,神情随着他加快的翻找速度愈发严峻,最终不情不愿地接受了这个残酷无情的现实——他忘记带钥匙了。王源垂头丧气地咬着油条,他今天心血来潮起了个大早,却走向公交车站等公交,走没几步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一转头一串明晃晃的钥匙就吊在他的鼻尖前。
“先生,”容貌俊美的青年面带浅笑,声音低沉悦耳,“这是你的钥匙吗?”
“啊——啊啊啊!你是——你是!那个——”
王源的目光直接越过钥匙落在青年的脸上,他想了半天愣是记不起青年的名字,气氛有种微妙的尴尬。
“王俊凯,”青年说出自己的名字,“你认识我?”
“当然了!”王源忍不住又多瞄了王俊凯几眼,没想到真人比视频上的还要好看,“史上最年轻的世界魔术大赛金奖得主,我怎么会不认识……”
王源顿了顿,心像是被狠狠地揉了一下,已经死去多时的梦想,回忆起来仍旧有种千刀万剐的疼痛。他低下头去假装翻找背包以此来掩盖自己显而易见的黯然失落:
“奇怪了怎么没带……我记得明明有带纸和笔的啊……”
“要签名吗?”王俊凯把钥匙放在王源的手心里,“以后我们是邻居了,来日方长,刚才我看到你钥匙插在门上没拔,下次注意点吧。”
“多谢大哥!”
王源浮夸狗腿的演技让王俊凯忍不住笑,眉眼微弯,带着不可言喻的温柔和宠溺。


 


 


2.


 


 


虽然不知道称“伤仲永”有没有自夸的嫌疑,但现在的王源确确实实是“泯然众人矣”了。都说出名要趁早,这点王源做到了。他从四岁开始学习魔术,在十岁那年就开始全国魔术巡演,娴熟老练的手法配上稚气未脱的口吻让他大受欢迎,观众们都喜欢这个软糯可爱的小天使。但由于家庭的变故,王源早早地结束了他的魔术生涯,年少懵懂的他终于知道世界上不仅仅只有羽毛翩飞的鸽子和活泼可爱的兔子,纯黑的燕尾服和魔术帽,白色手套,还有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凭空变出的玫瑰花。


硬生生地折断翅膀,剪碎燕尾服,揉烂玫瑰花,也许是当时王源太过乖巧,乖巧得没人去理会他的难过,毕竟不是当事人永远也无法感同身受。


 


下班后王源懒得动弹,直接在街边的快餐店里解决完事,再骑着小电动一路呼呼呼地吹着微风懒洋洋地回家。


一进门电梯口就堵着一个女孩,哭得梨花带雨撕心裂肺,王源不好意思打扰她的难过,但自己徒步爬十八楼也是残忍至极。思来想去后王源在自己的背包里摸了摸,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后上去拍了拍那个女孩的肩膀:


“小姐需要纸巾吗?”


“……呜呜……谢、谢谢……”


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伸手去接纸巾,却触到王源的手掌,她愣怔片刻,王源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把手攥紧成拳头,居然从拳眼里抽出了一点纸巾:


“抽吧。”


女孩将信将疑地抽了一张,又冒了个纸巾尖儿,她惊讶不已,嚷着要王源摊开手,王源无辜地摊开手,空空如也。


“哇!好厉害!你是魔术师吗?”


“我——”王源干笑一声,“不是哦,只是会变点小把戏而已,别哭了,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吧,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王源现在在一家演艺公司里上班,主要负责节目策划方案,今天他要准备的策划案就是王俊凯下个月的演出通告,一般像是王俊凯这种国际级的魔术大师都会有自己的节目流程安排,但王源还是得形式形式地提供一个节目策划。


洗完澡后神清气爽,王源穿着白背心大裤衩抱着笔记本缩进沙发里,没一会就昏昏欲睡,忽然门铃声把他从迷梦中拽出来,王源虎躯一震差点没把笔记本给摔了。


“谁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居委会大妈还是妇联协会的大爷?”


“我。”


“哦……”


王源赶紧乖乖给王俊凯开门。有些事情虽然已经不痛不痒了,但伤疤却一直留着,也许压根就没好,否则现在就不会还隐隐作痛。他承认是有点嫉妒王俊凯的,这位年轻的魔术师是半路出家,从十一岁开始学习魔术,在二十二岁就斩获世界魔术大赛的头筹,鲜衣怒马,一战封王。


而自己二十二岁的时候还在为寻找工作而四处奔波,想来也可笑。


“我听说你是我的节目策划?”


“哈哈,哪能啊,你自己不是有吗?”


“是有,”王俊凯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打量王源,“不过缺个托儿。”


相比起王俊凯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的邻家大哥哥形象,王源这身简直就是广场上摇蒲扇看大妈跳舞的老大爷,他赶紧缩到沙发的角落,看王俊凯折在桌椅间的长腿傻笑:


“托儿?你是想找我吗?”


“是啊。”


“别了别了,”王源好歹也是魔术师出身,结果沦落到给人当托儿的地步,不由得悲从中来,“我这人笨手笨脚的,搞砸了给你的魔术事业留下污点就不好了。”


“是吗?”


“是啊……”


王源装模作样地要哭起来,王俊凯看他那么爱演就陪着他玩,伸出拳头体贴地拍了拍王源的背:


“先生需要纸巾吗?”


“被你看到了?!”


“嗯,”王俊凯郑重地拍拍王源的肩,“小伙子,我看你的手艺不错,把妹技能满点,要不跟我算了?”


王源很瘦,肩胛骨被拍得生疼,赶紧点头:


“好好好,给个大红包就行。”


“好说,”王俊凯往王源的手心里一拍,“给你,给你,都给你。”


随着手心里的重量越来越沉,王源登时就犯怂了,他掂掂沉甸甸的红包袋吞了吞口水:


“土、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王俊凯笑而不语,把手伸向王源,王源以为他又要变什么魔术,但王俊凯的手最终只是落在他的头顶,揉了揉,意料之中的柔软触感,忍不住又多摸了几下。


 


 


3.


 


 


王源在台下仰头津津有味地看着台上魔术师的表演,手中的扑克牌在他指间来回切换,王俊凯看着他修长灵巧的十指舞动着纸牌,黑红相间的扑克牌像是蹁跹的蝴蝶,那叠扑克牌似乎能在他的指间能翻出花来。王俊凯不由得想起这双手,如果在钢琴上游走,也会是那样赏心悦目的画面。
虽然王源也知道魔术原理的大概,但还是不由得被台下观众的气氛感染,也跟着兴奋起来。他的眼睛很亮,像是暗沉大海中莹莹发光的鱼群穿梭游离。台下的灯光昏暗,隐约可见王源面部完美的线条轮廓,王俊凯走到他身边,王源已经激动地把手上的扑克牌丢到边上的道具箱里,卖力地鼓掌起来。
“你很喜欢?”
“当然了!”王源的眼睛晶亮亮的,“很有趣啊!”
“嗯,”王俊凯也被他的心情感染了,情不自禁地扬起唇角,“明天让你看更有趣的。”
今天这场节目策划案是王源写的,王俊凯无所事事就跟着他一起来。王源总觉得在王俊凯这种大师眼中看到的都是一堆魔术原理,但王俊凯只是安安静静地看完表演,也会跟着一并鼓掌。王源有些好奇,你难道不会一眼就看穿吗?王俊凯摇摇头,有的要两眼。


 


 


4.


 


 


王源早早地就入座了,虽然是要当个托,他还是要有基本的职业操守,毕竟干一行爱一行嘛。虽然王源已经很多年没有上过大舞台,也很久没有和人搭档变魔术,很多事情身体还存留着记忆,所以王源和王俊凯的完美配合让彼此都感到无比惊讶。
自然而然得像是一种本能。


很快观众就陆陆续续地入场,王源环顾四周,发现是女性居多。
所有的疑惑不解在王源看到王俊凯的瞬间全都明了。他在五光十色的绚烂舞台灯和节奏动感的音乐声被一群性感漂亮的兔女郎包围着出场,现场氛围像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上海夜总会。王俊凯一袭黑色燕尾服,拐杖在他的手腕上转了几圈,忽然“嘭”地一声冒出一阵白烟,待到烟雾散尽后,他的手上出现一把气球,手一松,挨挨挤挤五颜六色的气球就四散飞走了。
王俊凯笑得帅气阳光,一双桃花眼微弯,唇角都染着笑,他把头顶的魔术帽翻过来,使劲倒了倒示意帽子內空无一物,旋即他的手杖在帽檐上轻轻一点,然后他晃晃帽子,不一会源源不断的糖果地涌出,那顶魔术帽像是一口糖果井,色泽漂亮的水晶糖果多得四溢,王俊凯抓了一把糖果朝观众撒去,观众立刻争先恐后去抢。王俊凯笑道:
“别急,大家都会有的。”
说完糖果便一股脑地倒向台下。王源就坐在第一排,毫无防备地被洒了一身糖果,两边的女孩激动地对他“上下其手”,王源吓得赶紧拨开身上的糖果让女孩去抢。
王俊凯的节目都很新颖,互动十足,很容易带动全场的热情,王源拍得手掌都疼了。王源看着台上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魔术师,猝不及防地落进那双桃花眼中,顿时呼吸一滞。
“接下来,请一位观众上台来协助我。”
“我!我!选我!我!”
“我!我!我!”
“选我!王俊凯!王俊凯!选我!”
在一阵歇斯底里音色尖锐刺耳的吼叫声中伸长胳膊使劲举手的王源不出意料地被选上台来。
背景音乐停止,王源装作一副惊喜的模样上台,王俊凯对他点头示意:
“多谢这位先生上台。”
他抬手抚上王源的后颈,那里有一颗和自己相对的颈后痣,王源不自觉地偏过头,王俊凯短暂地失神后把手伸到王源面前,竟然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王源差点没忍住也打个响指变出一朵花来作为回礼,这是王俊凯临时加入的环节。
“因为没想到上来的是一位先生,但鲜花配美人。”
王俊凯绅士地微微弯腰,把花递给王源,王源在一片尖叫声中把花收下。王俊凯让他摆个帅的姿势,王源乖乖照做,王俊凯蹲下身来在王源的脚边打了个响指,瞬间雾气中出现一只白鸽,王俊凯响指一路往上,途经之处都变出一只鸽子,直到最后,王俊凯在矮了他一个头的王源头顶发旋上落下一个轻吻,深情都隐没在绚丽刺目的灯光之中。
倏地一只白鸽出现在王源的头顶,王俊凯吹了声短促的口哨,鸽子扑腾而起,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伴随着扑扑籁籁落下的白羽。
“这位先生你掏掏口袋,看看有东西吗?”
王源把自己裤口袋翻出来,把手机和皮夹都放在兔女郎手上的托盘里,等王源确定口袋里没东西后王俊凯俏皮地眨眨眼:
“卖个萌吧。”
王源大大方方地鼓起脸摆了个“豌豆射手”的表情,观众被逗得哈哈大笑,王源也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年纪大了知道老脸没地儿搁,以前还不懂得怯场,真是越活越倒退。


“大家说萌不萌?”


“萌!”


王俊凯一听笑得猫纹都出来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让他看上去像是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王源总觉得自己被王俊凯摆了一道。


“那这个萌我买了,”王俊凯打了个帅气的响指,“这位先生你再掏掏你的口袋吧。”


王源十分配合地把自己的口袋翻出来,本应空瘪的口袋里竟然塞满了百元大钞。台下又是掌声又是笑声,在灯光聚焦下的王源却一脸恍惚。他没由来地想起多年以前,他也是这样站在舞台上,白色强光灯打在身上晒到他热得发烫,给人带来欢声笑语是他当魔术师的初衷,现在他重新站在舞台上,却是以另一种身份。


还没来得及收敛神情,王俊凯就把魔术帽扣在了王源的脑袋上。本来互动环节只有两个节目,这个又是王俊凯临场发挥。王源现在身上的道具该用的都用了,使劲地给王俊凯使眼色示意他快让自己下台,但王俊凯视若无睹地继续说道:


“接下去要给大家变个很传统的魔术,希望这位先生协助我完成。”


接下去的节目走向完全是王俊凯一个人掌控,王源只能随机应变。
“先生姓什么?”
“王。”
“那好,王先生,你有没有感觉帽子里有什么东西?”
“啊?”王源摸摸魔术帽,他已经太久没有戴过这顶黑色高帽了,久到他已经忘记这种陌生而熟悉的触感,他指尖触了触,诚实地回答道,“没有。”
王俊凯眉眼微弯,唇角嘱着挥之不去的笑意,比起魔术表演,他更像是逗王源,却又在哄他开心。
“现在就有了,希望你帮我数数。”
“好的。”
王俊凯摘下王源头顶的帽子,从里面开始拎出兔子来,台下的观众也跟着王源一起数。
“一,二,三……”
这个戏法王源再熟悉不过,他十岁时就能变得炉火纯青了。忽然王俊凯停住了,两人脚边都是毛茸茸的兔子在扑腾,可爱得王源忍不住想蹲下去揉一揉。
“王先生,数到第几只了?”
“第九只。”
“这样啊,”王俊凯笑得意味深长,“不止哦。”
言毕王俊凯又把魔术帽扣回王源的头上,打了个响指后取下帽子的同时又迅速地拍了一下王源的屁股,登时王源脑袋上出现一对兔耳朵,屁股后面长出一颗白绵绵的小团子。
“现在有十只了。”


王俊凯在昏暗的道具室内找了王源,他的肩膀一抖一抖,王俊凯心一沉,别不是在哭吧?
“王源?”
“哎哎哎?!”
王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赶紧站起来朝他鼓掌,好棒好棒好棒!刚才的人体漂浮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王大魔术师好厉害!对你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你是电是光是泰迪王!王俊凯没卖他账,随手抄起一根手电筒从下往上照着他的脸显得无比阴森。王俊凯眼神凌厉,在灯光效果下更是骇人,他朝王源步步逼近,王源节节败退,最后已经无路可退被推在墙上。
“干干干干嘛……”
两人的距离过近,近得王源能看到王俊凯根根分明蜷翘睫毛,筛过白灯束束。
“你——”王俊凯的手指触到王源的脸,冰冰凉凉的指尖有层薄茧,吓得他闭起眼睛气都不敢出了,“是不是偷吃了我的泡芙?”
“诶?!”
王源蓦地瞪大眼睛,笑得很心虚:
“哈哈哈怎么可能——”
王俊凯替王源拭去下巴的奶油:
“吃个泡芙都能吃花脸,你怎么能这么笨。”


 


 


5.


 


每当我在台上演出人体漂浮 你就在台下偷偷吃我的泡芙


 


 


6.


 


 


这几天王源见着王俊凯都是绕道走,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大魔术师会成为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但王源总有蠢蠢欲动的洪荒之力在向外流散。


 


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王源站在电梯里看天看地,白眼上翻下翻,还吹着走调的口哨,起伏不定颤颤巍巍的曲调出卖了他的紧张和不安。


“你在躲我?”


“哪能啊……”该死的这电梯怎么这么久老子爬楼梯都该到了吧!


“别瞄了,我还没按呢。”


“……”总觉得按剧情走向如果在电梯这种空间狭小的公共场所总是多多少少会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的,他赶紧甩掉脑海里的胡思乱想伸手按上电梯楼层,“我们回去好好谈谈吧,这地儿不适合谈话。”


“随你咯。”


 


“……你那个十只兔子的魔术是自己想的吗?”


即使王源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但一上来就是这句还是带有点夹枪带棒的硝烟味,王俊凯的瞳色很深,直勾勾地盯着王源让他有些发怵。


“不是,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额……没事。”


十只兔子其实是很基础的低级魔术,虽然最后把自己变成兔子是自己设计的,但这样老掉牙的把戏几乎已经退出舞台了,更何况是王俊凯这样的国际魔术大师,王源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摆出受宠若惊的姿态对王俊凯感激涕零。


“这是我一个很喜欢的魔术师变的魔术。”


“那时候他才十岁,很小对吧?但是很厉害,也很可爱,我就是因为他才想学魔术的。”


“不过后来就没有再见到他出来过了,挺可惜的。”


“对了,他也叫王源,跟你同名同姓。”


“如果有机会见到他的话,我想告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他是我心目中最棒的魔术师。”


“你怎么哭了?”


王源自己都不知道眼泪因何而流。


 


 


7.


 


 


演出还是照旧,但王源没有再当王俊凯的托儿了,理由是他怯场。王俊凯没有强求,也没有出尔反尔要回那三个大红包,只是两个人顶多打个照面就擦身而过各干各的。


 


这次王俊凯的演出不出意外完美收官,他下场后就看到王源抱着一堆道具穿梭在工作人员中,最后见他进了道具室。


——不会又要躲在里面偷吃泡芙吧?


王俊凯尾随王源进了道具室,里面一片漆黑,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等眼睛完全适应黑暗后,轮廓便愈发明晰起来。


黑暗中的王源戴着魔术帽,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郑重地鞠躬之后,取下帽子倒了倒,再次将帽子翻转过来从里面抽出一串彩旗,越拉越长,忽然王源手上动作一滞,把帽子丢到了那堆杂物上。


“有什么好看的,”王源背对着王俊凯,王俊凯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很幼稚的东西罢了。”


“你也喜欢变魔术?”


“兴趣爱好而已。”


“如果你喜欢,可以跟我一起表演魔术。”


王俊凯向前走了几步,王源转过身,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双眼,但他们知道已经对上视线。


“不,我不会,谢谢了。”


王源退后几步,忽然踩到地上的一个小道具,一个趔趄栽倒在身边的货架上,货架顶上是一个大箱子,头重脚轻摇摇晃晃几下便重重落下。王俊凯的身体反应比脱口而出的“小心”还要迅速,他伸出手要打开那箱杂物,却比他的想象中要来得更巨冲击力,指尖传来的疼痛使得王俊凯倒吸凉气,零零碎碎的物件翻倒在两人身边。


“你——”王源有些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你在干什么?!”


“总不能看你被砸死吧。”


王俊凯轻描淡写地说,王源不由非说地抓起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有几根指头已经扭成诡异的姿势。


“我又没有让你来救我,再说了又砸不死!”


王源瞪红了双眼,胸膛剧烈地起伏,气得咬牙切齿,王俊凯看他气得快炸的模样只是冷冷地抽出手:


“我要救你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魔术师的自觉?!你不知道魔术师的手是最重要的吗?!”


王源歇斯底里几近咆哮,王俊凯忽然比他更大声地吼道:


“那也比不上你重要!”


 


 


8.


 


 


王俊凯几根脱臼的手指缠满厚重的绷带,看上去滑稽又可笑。他的经纪人哭天抢地的,但王俊凯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只是脱臼,又不是断了,简单的魔术还是能变的。


这几日他在家里乐得清闲,只是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照顾日常起居,作为他的邻居王源决定义无反顾地担此重任。去买了个水果篮和一束鲜花后,王源敲开了王俊凯家的门。


看着满地狼藉的道具王源目瞪口呆,屋子里居然还有乱飞的白鸽,时不时就飘下几根羽毛。


王俊凯请他到沙发上坐下,王源刚规规矩矩地坐好就有白鸽飞到他头顶上停驻。


“这是那天停在你头顶的白鸽。”


“嗯。”


王源的目光对上那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忽然直起身道:


“王俊凯,我给你变个魔术。”


“啊?这么好?”王俊凯撑着下巴摆出一副期待满满的模样,“请王大魔术师为我们表演!”


“你数三秒。”


“三。”


“二。”


“一。”


“从这一秒开始,”王源很坚定地说,“我喜欢上你了。”


然而王俊凯竟然没有太大反应,他好整以暇地笑道:


“我也给你变个魔术。”


“嗯?”


 


 


9.


 


 


等待白鸽飞出 再将爱说清楚


 


 


10.


 


 


不能打响指,王俊凯即使吹口哨也不减帅气,停在王源头顶上的白鸽扑扇着翅膀飞走了,同时有什么东西不偏不倚地掉落在王源的手心里。


“你以为我不知道第十只小兔子就是你啊?”王俊凯挥挥自己厚重可笑的手掌,“我可是喜欢你十六年了。”


王源摊开手掌,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顶小小的魔术帽。


 


                                                                                          END.




天哪没赶上………………到零点的时候我 还是没码完_(:зゝ∠)_


就当是老婆子的生贺+新年贺啦~~大家新年快乐啦~~~


  


 


 


 


 


 


 


 


 


 


 


 


 


 


 


 


 


 


 


 


 


 


 


 


 


 


 


 


 


 


 


 



  432 4
评论(4)
热度(432)

© pananada香蕉糖水屋 | Powered by LOFTER